從不久前美國總統奧巴辦公室出租馬把亞太經合組織峰會的主角拱手讓給中國國家主席,到媒體對剛閉幕的中共十八大三中全會的鋪天蓋地的報道和解讀,中國這個崛起中的東方巨人正在強勢滲透西方的政治話語。不幸的是,西方關於中國的種種話語卻產生於一個完全錯位的範式。
  “中國崩潰論”預言家、“債務整合和平演變”派的失敗
  自1989年以來,西方世界關於中國的主流觀點可大致歸納為兩種理論流派,它們的終極目標是一致的,都是建立一個必須包含中國在內的普世性世界秩序,然而卻推崇截然相反的對華政策導向:第一個流派是預測中國將全盤崩潰的“崩潰臨近派”,其中堅力量是“冷戰勇士”們。他們認為,在中國由貧窮的農耕國家向工業化、城市化國家充滿陣痛的轉型過程中,一黨領導的政治體制根本無法管理劇烈的社會和經濟衝突。建立在這一理論基礎上,他們主張西方聯盟遏制中國,加速這個他們視為由非法性政權統治的威脅性大國的崩塌。另一個流派是由“擁抱熊貓”的普世主義者組成的“銀行利率和平演變”派。他們預測“中國終將變得和我們一樣”,認為在現代化進程中,中國經濟將不可避免地接受資本主義,中國政治體制將不可避免地走向選舉民主。他們主張西方應增加與中國的接觸,以催化這一演變。這兩種思想流派指引下,西方知識界和決策層經歷著可謂是當代世界上意義最重大的變局,即中國重返世界強國之列。將近四分之一個世紀過去了,他們交出的成績單並不理想。
  崩潰臨近派的基本假設包括:中共死守著蘇俄版的僵化共產主義意識形態;中國的政治體制從根本上缺乏適應中國社會台北港式飲茶高速現代化的能力;大量的社會和經濟衝突將很快爆發,這個政黨國家最終必將遭遇與蘇聯亡黨亡國同樣的命運;中國崩潰之時,便是西方掃除最後一塊意識形態絆腳石,徹底實現普世秩序之日。
  然而,數十年來,冷戰勇士們不得不反覆修改預言,一次次推延中國崩潰的日期。他們到底錯在哪裡?事實是,中國共產黨不但沒有壓抑或抵抗現代化,反而是中國現代化的主當鋪導力量。通常被政治學者和評論家們視為專屬於民主體制的自我糾錯能力,竟成了中共治國的特色。在共產黨治理中國這個世界規模最大、變化最快的國家的數十年中,其政策調整範圍之廣、改進力度之大,現代歷史上無出其右者。中共最近取得的成就,是引領中國完成了由中央計劃型經濟向市場經濟的複雜轉型,而很多其他發展中國家卻在此失敗了。在中共的領導下,中國人民的生活水平取得了巨大提升,其規模之大,速度之快,人類歷史上前所未有。
  正因為中共取得了這樣的執政業績,所以中國的現代化進程不但沒有削弱,反而強化了黨的領導。中共獲得成功的關鍵在於其體制的內在因素。數十年來,中共已發展出一套訓練、考研、選拔國家領導人的機制。當今世界無數國家實施了被包裝成梁丹妙藥的民主選舉,而國家卻停滯不前。中國通過選賢任能的選拔機制所取得的成就讓它們望塵莫及。
  不僅主張“中國崩潰論”的預言家們陷入了尷尬境地,那些普世主義者心中更是五味雜陳,因為中國並未如他們言之鑿鑿地預測過那樣,向自由民主和市場資本主義演變。這派人的堅定信念,建立在後冷戰時代的宏大敘事指引下:蘇聯崩潰以後,世界將在統一的全球秩序下趨同,西方的價值將成為普世價值;西方的標准將成為普世標準。確實,許多國家在這一宏大敘事前屈服了,在全球化的逼迫下,它們走上了充滿艱難甚至暴力的政治和經濟體制轉型的道路。
  給中國一點時間和空間,繼續走適合這個古老民族的道路
  然而,中國卻選擇了另一條路。在中國共產黨大刀闊斧地開啟改革時,中國已具有高度的民族獨立和政治自主權,而這種獨立性是許多發展中國家所無法企及的。中國牢牢地掌握著自己的命運,以自己的方式加入全球化大潮。一黨領導制在中國不但依舊穩如磐石,而且中共的體制更加成熟,實力更加雄厚了。中共在與發達國家的經濟整合過程中在最大程度上為本國人民謀取利益。外國公司只有在對華直接投資和技術轉讓的條件下才能獲得中國市場的準入權,為中國工業創造了就業機會、帶來了高新科技。中共在市場力量之上行使政治職權,在基礎設施、醫療保健和教育等領域進行了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投入。
  對和平演變派來說,“他們終將變得和我們一樣”的美夢已經化作了泡影。在冷戰結束後,世界上許多國家受到西方物質成功的迷惑,一味模仿西方的政治經濟體制,置本國本民族文化根基和歷史環境於不顧。如今,除了極少數個例之外,絕大多數引入選舉政治和資本主義的發展中國家都仍在貧窮和內亂中掙扎。就連發達國家,政治傲慢和過度擴張也使得它們陷入了政治癱瘓、經濟停滯的厄運。鐵一般的事實是:從華盛頓到開羅,民主政治正面臨四面楚歌。如今,就連最天真的“擁抱熊貓者”也無法繼續幻想中國會跟著上當。
  如果西方希望與中國理性地交往,就必須轉換陳腐的思想範式。或許這樣的轉變將為西方與世界的接觸提供新觀念,甚至能幫助西方思考和解決自身的重重困境。
   西方如欲重新審視它們的中國觀,最好能先理解中國不是什麼。中國既不是一個革命型國家,也不是擴張性國家。之所以說中國不是革命型國家,是因為中國與近代西方不同,在國際舞臺上不是一個受意識形態主導的行為體,對價值觀或執政理念的輸出不感興趣。即使其利益早已擴張至全世界,中國也不會主動試圖改變其它國家的內部動態。之所以說中國不是擴張性國家,是因為中華文明沒有對外擴張的基因。以人類歷史上眾多的帝國相比,源遠流長的中華文明即使在鼎盛時期也很少大規模對外侵略。中國人的世界觀是向心的,而非普世的。在現實中,中國相當清醒地認識到,由於自身規模龐大,即使不能完全接受當前的全球結構,也必須以和平的方式崛起,否則後果不堪設想。從自身利益出發,剋制和謹慎將是中國實現民族復興過程中的座右銘。
  歷史上,由於現行國際結構未能與新興崛起的大國有效地協調和博弈而發生衝突的悲劇無可勝數。但中國的崛起有可能走出這一宿命。給中國一點時間和空間,繼續走適合這個古老民族的道路,世界可拭目以待。己所不欲勿施於人。一味強迫世界按照西方設計的方案走向收斂歸一的趨同,已經讓包括西方在內的所有人付出了巨大的代價。如果我們調整心態,尊重世界的多元,或許將為更加和諧、更可持續的趨同做下良好的鋪墊。
(原標題:李世默:西方,給中國一點時間和空間)
(編輯:SN093)
創作者介紹

繁花盛放

gb20gbewl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